移动版 |   
当前位置: 首页>>投资发展环境
安永权威发布:江西的四大优势与两大挑战
日期:2018-02-12

安永权威发布:江西的四大优势与两大挑战

优势一:中部区位 产业枢纽

在全球经济格局调整的大背景下,中国产业加速转移和内需市场树立已成大势,过去不东不西的江西正在发挥承东启西的区位比较优势,逐渐成为产业转移和经济合作的优选地。

全球产业经济格局深度调整,中国国内经济循环建立在即

全球经济已进入深度调整期,西方国家再工业化和全球产业分工格局重构成为新的动向,国际产业向中国转移呈现出产业链整体性集群性转移、产业合资合作等新特点。中国经济也正在从外向型经济为主导,逐步向内外并举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国内经济循环体系正在逐步形成。

中国中部地区在产业发展中的战略地位显著提升。一方面,在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推动下,东部沿海地区率先开始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催动制造业向中西部梯度转移态势明显。另一方面,中部地区作为国内重要的生产要素供应基地、内需消费的市场主体和信息物流的中转枢纽,在建立国内经济新循环过程中的重要地位和发展潜力将不可估量。

江西省地处中国东中西梯度发展的过渡带和南北结合部,长珠闽三大经济发动机的共同辐射轴心,良好的区位空间优势愈加成为吸引投资者青睐江西的重要因素。一方面相对其他梯度产业承接区域,江西在产业转移中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来自沿海地区的技术、资金、人才等要素能以比中西部其他区域更低的时间和运输成本进入,为转移的制造业提供支撑和发展空间的同时,又能兼顾对沿海研发体系和供应链体系的利用,实现东中部协同发展的效果;另一方面,江西地处中国最大的内需市场,消费市场半径辐射广阔,既可以满足潜力巨大的中部消费市场,又可以兼顾东部原有市场和出口,尤其是在内需型经济发展模式的成熟下,江西地处中部消费市场中心的优势将更加凸显。

综合来看,随着经济发展模式和产业格局的转变,江西承东启西的中部区位优势将愈发突出,成为吸引电子产品、家用电器为代表的消费型制造项目转移落地的重要优势。

优势二:效率成本 高性价比

变中求存,成本竞争力持续放大。随着企业的关注重点从单纯的要素成本向效率成本转变,江西依托与沿海地区的空间亲密度和产业联系度,无疑将成为中部效率成本最佳性价比地区。

中国“要素成本”优势减弱,“效率成本”已成新角力点

长期以来,低要素成本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制造业崛起的重要比较优势,然而伴随着中国工业化进程步入后期、人口红利逐步消失以及人口老龄化,中国尤其是东部沿海地区的劳动力、土地、环境、资源等各类要素成本进入集中上升期,成本竞争优势逐渐减弱。与此同时,东部沿海地区逐步形成了集群柔性生产方式,其典型特征就是制造业的供应链优势成为沿海发达区域降低成本的主要动力。依托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生产条件改善的产业园区和产业集群,衍生出的效率成本对于制造业竞争优势的贡献越来越大,单纯的劳动力成本和土地成本的影响逐步减少,而企业在追逐利润的驱使下,对成本相对敏感的制造业企业将又一次以“候鸟式”的方式将生产基地转移到中西部等综合效率成本最优的区域。

江西毗邻长三角、珠三角和闽东南三大沿海经济发达区域,在单纯的要素成本方面相比临近发达区域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因此在接受经济辐射与带动的同时,亦可以享受低成本带来的发展红利,是名副其实的成本洼地。同时依托与沿海地区的空间亲密度和产业联系度,与同样具备要素成本优势的中西部其他省份相比,江西在与沿海地区制造业供应链体系配套中具有先天优势,可以大幅提升企业各环节运转效率,降低企业的效率成本,增强企业竞争力。可以预计,未来随着制造业基础的夯实和产业集群的打造,江西省的效率成本优势将越来越吸引投资者的关注。

综合来看,相比中部其他区域,江西的成本优势正在从单纯的要素成本转化为效率成本。

优势三:绿色生态 环境磁极

生态立省,绿色崛起。随着生态环境成为未来区域竞争的焦点,依托留存完好的生态环境和较强的生态承载力,江西有望成为高端人才和产业集聚的新磁极,“生态”这张决胜王牌将助力江西在未来产业竞争中占得先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色生态已成经济发展重要磁极

在生态环境与社会经济发展的矛盾日益突出的背景下,调整经济结构、转换经济发展方式,实现城市化与生态环境协调共进逐渐成为地方发展的新命题。随着高端人才和以高端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等为代表的新经济产业对环境的敏感度越来越高,生态环境质量正在成为地方构筑竞争力的基石和企业对地方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核心考虑因素。

为此,国内各地区纷纷加大生态文明建设力度,将打造生态宜居城市、塑造绿色魅力作为提升投资发展环境的重要工作。对于环境留存度高的地区,如何挖掘生态环境优势、发挥生态环境吸引产业投资和高端人才的作用、从而推进江西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成为未来值得关注的重要问题。

江西拥有全国一流的生态环境,水资源、森林资源、生物资源等各类生态资源丰富、留存完好,2016年入选首批三个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之一。相较于许多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经济增长的地区,江西则一直更加注重经济和生态的协调发展,生态环境承载力仍保持在较高水平。生态优势俨然已成为江西最具竞争力的后发优势,江西未来投资发展潜力巨大。

随着生态环境成为未来区域竞争的焦点,江西生态资源的存量价值将得到充分释放,以更舒适、更持续、更有竞争力的环境吸引越来越多的高端人才和优质企业项目来此投资发展,实现生态优势向经济发展优势的进一步转化,从而不断提升江西投资发展环境和区域核心竞争力,为实现“绿色崛起”奠定坚实的基础。

优势四:双向开放多维链接

立足国内、放眼世界。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一体化浪潮下,江西创新内陆双向开放新模式,将以全球化视野拓展市场、配置资源,链接国内外资本和技术,迎来参与国际产业分工与协作的发展契机。

中国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速,营商环境与国际逐渐接轨

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不断深化,呈现出内部联系不断加强、一体化领域纵向延伸等特点。内生于世界经济调整、分化、转型、升级的背景中,我国提出以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为核心的新一轮开放战略,从构建以“一带一路”为核心的区域互联互通、建立更加紧密和全面的全球价值链与供应链合作体系、推动更加自由通畅的全球贸易与投资等维度,提升中国经济的整体国际竞争力和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在区域经济纵深融合的趋势下,“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长江中游城市群等国家战略将我国对外开放和区域发展的前沿阵地不断延伸扩至内陆地区,江西有望通过构建内外联动、东西双向开放的新格局与国际营商环境接轨,把握住后发赶超的关键机遇。

江西自古以来九省通衢,具有承东启西、连南接北的区位优势,2016 年江西率先提出打造内陆双向开放高地,其中南昌成功入选“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赣欧班列打通对外开放战略通道,全省开放型经济呈现蓬勃发展态势,总量规模跃居全国中上游水平,进一步夯实了江西在推进“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中的枢纽功能,全省开放发展环境焕然一新。

展望未来,江西如有能力把“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战略的重要节点优势转化为现实的经济优势,通过主动融入国际国内经济体系,深化与长江经济带、泛珠三角区域及长江中游城市群城市间的跨区域合作,将在更大的范围内、更深的程度上参与国内外分工与协作,不断强化市场要素聚集和扩散功能,为省内企业全面对接国内外市场、提升要素和资源配置效率提供更佳开放、宽松、便捷的发展环境。

挑战一:群雄逐鹿 何以成势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中部崛起、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的持续推进让中西部的区域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强邻环伺中江西凭借何种方式构筑竞争力,才能在中部脱颖而出、迅速成势?

“东部独秀”到“陆海齐发”,中部崛起全面发力

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潮流和中国开放发展的大局下,长江经济带和中部崛起战略相互交织,中国的“弓箭”型格局正在形成,形成全新的产业经济十字架。十年后,国家再提中部崛起,亦提出了开放发展和生态文明的新时代要求,也预示着中部地区正在成为全球价值链有力的参与者。

就中部省份而言,由于区位相近、资源禀赋相似、政策环境相同,中部崛起的机遇已然演变成崛起中部的竞争,呈现出群雄逐鹿的征战局面。中部各省抢抓发展契机,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人才引进、信息交流、国际交往等方面纷纷发力,以期在新经济时代下,抓住机遇期和窗口期,在区域竞争中率先成势、形成引领。

中部省份之间的竞争历来激烈,既有湖北、湖南具有雄厚工业基础的省份强势引领产业发展,也有安徽凭借融入长三角城市群而成为新秀,在近年来多重国家战略的叠加下,中部区域内的竞争成愈演愈烈之势,从武汉、郑州等中部省会城市对于国家中心城市的争夺就可见一斑。

然而,与中部强邻相比,江西的经济和产业基础相对薄弱、综合环境竞争力也并不突出,尤其是尚未形成具有绝对优势和影响力的产业集群、产业链配套协作系统和根植于本地的龙头企业群体,这很可能使江西在激烈的产业投资项目竞争中处于下风,如何基于现实基础快速突围、引领成势,对江西下一阶段发展提出严峻挑战。

挑战二:要素聚合 从何发力

新经济时代,资源整合赢天下。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知识、技术、人才等新生产要素正在成为区域发展的不竭动力。在此背景下,江西如何加快整合新生产要素,才能闯出一条引领产业经济实践的发展之路?

“新经济”破茧而出、蓬勃兴起,创新驱动发展再加码

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加速演进,以智能、泛在为特征的群体性技术革命引发产业发展方式革新,新经济时代已经到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传统发展动力不断减弱,“创新”业已成为各领域引领发展的关键举措,以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核心,以知识、技术、信息、数据等新生产要素为支撑的经济发展新动能正在形成。

在中国创新驱动战略的深入推进中,各地正加紧把鼓励创新视作战略核心,创新竞争力已成为加速地方产业转型升级、撬动地区经济崛起的致胜砝码,以期形成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在新经济时代获得源源不断的发展动能。

随着我国经济增长动力由自然资源、劳动力等传统生产要素驱动转向知识、技术、人才等高端生产要素驱动,江西主动提出“创新引领”的发展思路,加快集聚、整合高端要素资源。然而,受限于高等教育基础薄弱、产业结构传统等客观因素,当前江西存在创新氛围不浓、创新型产业在经济格局中占比不高、人才流失严重等问题,对知识、技术、人才、信息等高端要素资源的吸附力仍然有限,使得江西在新经济增长中不得不面对发展动力不足的困境。

未来,如何发挥自身比较优势集聚高端要素,如何构筑聚集和留住人才的引力,如何使区域创新力建设与新兴产业引进和产业升级有机结合,这将是决定江西能否在本轮经济革新中释放发展潜力的关键。